12/07/2024
Home » 【凰家艺文】张秀彩:施与受
送人玫瑰手有余香,就算你只有一个浅浅的笑颜,也会得到一抹善意的眼神。这样过着日子很好,不是吗?

我喜欢布施,从小养成的习惯,源自我父母亲的慷慨。记忆中,父亲行侠、母亲仗义,是乡亲们赞不绝口的侠义夫妻。

在我更小一些的时候,家里其实并不富裕。父亲年少失学,在磕磕绊绊中成长,也只能当个望天打卦的渔民。刮风下雨的阴雨季节,家里偶尔会有断炊的窘况。我们喝很稀的糜粥,浇上一点酱油,就是一餐。母亲手巧,经常会把不值钱的小鱼儿剖腹洗净,抹盐晾晒,充当粮食,因此家里不缺咸鱼。咸鱼的味道贼香,是佐饭伴粥的最佳拍档,因此家家户户都好这一味。偶尔就到瓮里掏一颗咸鸭蛋,煮熟了大家和着稀稀的粥水裹腹。除了这两样食物,还有一道简易家常也十分受欢迎。曝晒后的小虾干伴着指天椒和葱头,刺激着永远无法抵达瓶颈的口腹之欲。

矮矮的平房里却住了一大家子。家庭成员摊开十指尚不够数,上有两代祖辈,下有我们一群抽拔着成长的小瓜,吃饭与吃饱基本上是两回事。但是在那个贫穷线永远高于官方数据的年代,上门要饭的乞丐们总是络绎不绝。他们衣衫褴褛,有者四肢发达,但是看起来精神萎靡,甚至与正常扯不上边;有者拄着拐杖,独臂瘸腿,形容枯槁地杵在矮墙边。父母从不允许我们驱逐或吆喝他们,反而赶快到厨房里端出热腾腾的粥水,配上各种佐料,双手奉上。是的,必须得毕恭毕敬地递到对方手中。他们靠在矮墙外吃饱喝足后,心满意足地走开,放下碗碟,两三天后又再来。就像老朋友那样,有者来了好长一段日子,但我们彼此不知道姓氏;有者来个三五回后,便如黄鹤一去不复返。左邻右舍虽然也有良善之人,但施舍的次数太频繁后,也会有不耐烦的时候,毕竟那是大家都自身难保的时局。

多年来,我对于一双双被粥水润饰过的眼神念念不忘,那种饱食后的精气神叫人不经意地就会想起三餐不继的童年,然而那种热泪盈眶的感激却不言而喻。我十分感谢父母的言传身教,让我学会了施舍,学会了惜福,学会了众生平等的道理。这些观念深植心坎,多年来成为我坚持行善的力量。普天之下,人人生而平等,即使只是送上一碗稀粥,父母也教育我们得双手捧上。乞丐手上的污秽来自于周遭环境的污染,不是杀人犯罪、沾满血污的肮脏,因此我们没有大惊小怪的必要。每个人的际遇都不同,高低起伏是必然的,所以若能在人们低潮时,适时地伸出援手,那也是我们的福气,不是吗?证明我们还有行善的余力啊!

父亲对于助人,不曾吭一声

后来家境好转,乞丐反而少了,但是上门要求江湖救急者却渐渐多了起来。只要能力所及,父亲都是来者不拒。尽管这些财富来自于他每天披星戴月的奔波,对于助人,父亲不曾吭一声,母亲更是举手举脚同意与付出。这些布施与给予,不曾被要求回报,但是上天的眼睛是雪亮的。父母亲多年来生活无忧,我们兄弟姐妹皆出人头地,他们足以老怀告慰。年老病来缠,这似乎是不变的定律,但是父亲关关难过关关过。他老人家挺直着腰板,在一场场手术台上的拉锯战中,频频告捷。母亲虽偶有小病小痛,但也不过是岁月的调皮刁难,她同样可以在七十古稀之年在一众阿姨中笑傲群雌。“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;积恶之家,必有余殃”,托父母的福,我们这群小辈走在各自的人生路上都是一路顺风,美满幸福的。

我听过一个长辈说,他曾在一个人烟罕迹的巴士站拾到一张五十令吉。那是一个美丽的早晨,当时的他正要搭巴士到市区的学校去上班。这位教了一辈子书的老师,在看到一张青绿色的五十大钞时,很遗憾地把口中早已叨念成诗的道德礼义抛诸脑后,尤其是在四十年前,那是一张大钞,够他一个月的伙食费了。“你看不到,我看不到,问天问地都看不到”,他想起了小时候,母亲拾到钞票时也是这么念,然后往钞票垮过去,弯腰就将它收进口袋里了。天知地知你知我知,只有老师不知,他的良知在那时候是多么的愚痴。当五十大钞乖乖地躺在他口袋里时,坐在巴士上的他却一直挫冷汗。下巴士时,身手矫健的他却在最后一个台阶时晃神,在一群学生与同事面前跌了个狗吃屎。五十大钞最后拱手献给跌打馆里的师父,换来数包汤药与痛楚的泪水。

他是一个受人尊敬的长辈,为人师表数十年,我不曾怀疑他的人品。所以,从我的错愕中,他哑然失笑,仿佛终于找到一个让他忏悔的人,宣泄一番后,整个人像一粒干瘪的气球,一下子松垮了下来。后来,老师把退休后的黄金岁月奉献给慈善事业。他出钱出力,做得比任何一个年轻人都落力。前一阵子,我在菜市遇到他。六十五岁了,银发苍苍却精神抖擞,健步如飞。要不是他声如洪钟,我还真没察觉他就在不远处为一个残障家庭募捐。

布施不求回报,上天必有回馈

我常在想,真诚的布施是不求回报的,然而上天却会在你良善的付出后,换个方式来回馈予你。与其等待他人的给予,不如先问一问自己可以给予他人的是什么?有些人机关算尽,一昧想占人便宜,等待免费午餐,但是最后往往得不偿失。送人玫瑰手有余香,就算你只有一个浅浅的笑颜,也会得到一抹善意的眼神。这样过着日子很好,不是吗?

文章配图来源Photo credit: pixabay.com

凰家艺文专栏作者简介

张秀彩——曾游走在华小与独中十余年, 期间参与分享教学心得,撰稿并出版合辑《看见孩子生命的亮点》。蛰伏在文字的路上默默耕耘,一路走来,囊括多项国内外文学奖,包括大专文学奖散文组佳作奖、美丽中国征文比赛蝉联两届冠亚军、情牵中马征文赛冠军、新加坡语言中心举办的东南亚区征文赛亚军、第四十八届香港青年文学奖高级小说组佳作奖、中国广东省侨联及华夏杂志社、广东省侨界作家联合会举办的华夏杯征文比赛冠军等。

About Author